日期查询:2020年10月23日

一段盛开的光影记忆

◆李云亮
  他淹没了隆隆的炮火
   你唱响了滚滚的烽烟
   回想那些艰苦的岁岁年年
   我们够不着,但却看得见
   就是那些黑白的斑驳光影
   让我们激情澎湃、豪气冲天
   时间越来越长
   往事越来越远
   但是那些名字、那个片段、那些笑脸
   却清晰如昨、闪亮依然
   犹如遥远的夜空中的繁星点点……
  
   这是电影《英雄儿女》女主角刘尚娴(王芳的扮演者)的一段朗诵诗。电影《英雄儿女》,堪称中国电影史上最为杰出的影片之一。虽然历经近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可是片中塑造的硝烟滚滚中紧握爆破筒、口喊“向我开炮”的王成,特别是那个朝鲜舞跳得极好、圆脸大眼、在战火中引吭高歌的秀美少女王芳的光辉形象,仍深深储存在观众记忆的深处。
   没有人会怀疑红色经典电影 《英雄儿女》带给中国人的深刻影响,也没有人会忘记其中那个率真热情的女战士王芳,她的扮演者——八一电影制片厂的演员刘尚娴也因其塑造的这个既时代化又个性化的角色而一举成名,成为大众偶像。
   说到这位现在已经年过花甲的电影艺术家刘尚娴老师,还和国网山西电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她的父亲刘秉森就是山西电力机械局(山西电力建设总公司前身)的老职工,这一点也许不为人所共知。因为这层渊源,笔者曾经千方百计电话联系到刘尚娴老师,了解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往事……
  
  “战地黄花”分外香
  
   刘尚娴步入影坛是上世纪60年代初期。她刚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毕业,就赶上一个良好的机遇。
   刚分配到剧团时,刘尚娴被大伙称作“小田华”。影片开拍上镜时,刘尚娴真情投入,充满灵气,演得纯真、活泼,真挚感人,使女主角王芳的艺术形象具有一种既时代化又个性化的特征。由于成功塑造了这个角色,刘尚娴受到长春电影制片厂的奖励;这部故事片获得长影35周年的优秀影片创作奖。
   在当年那个娱乐形式极为贫乏的年代,刘尚娴之风光,是当今中国任何影视女明星所无法比拟的。她说过这样一个故事:某年她到某舰队体验生活、访问,士兵们列队欢迎,激动不已。大约是舰长吧,大步奔到主席台上端坐的她面前,“啪”地一个敬礼:“刘老师,你是荧幕上中国女军人的骄傲、里程碑,你知道中国男军人们为你做过多少梦吗?”刘尚娴站起身来,躬身施了一礼道:“实在对不起,我没想到我会给中国的男军人们带来这么大的‘痛苦’,很遗憾,刘尚娴就一个,只能嫁一个男人。”全场笑声哗然,掌声雷动。这大约可以看出刘尚娴为人的性格和处事方式。
   2002年的一期《大众电影》上一位名叫刘洪安的读者写了一篇非常深情的文章,表达了少年时的他在“文革”时期观看《英雄儿女》时的真情实感:“那时的女人除了头发是一种无污染的性别标志外,所有的曲线都深锁在肥大的外套里。她们是女先进、女队长、女书记、女英雄……而惟独不是女人。横眉竖眼、怒火喷烧是她们的常规武器,偶尔对战友的淡然一笑,也跟蒸馏水一样,透明而没有气味……后来我认识了你——《英雄儿女》里光彩照人的王芳!我们相遇在队里的场院上。朝鲜的山洞开着金达莱,摇曳的青松上挂着军装的碎片,扬声器里隆隆的炮声牵着少年奔跑在烽火硝烟里,你突然荡着两只小辫子款款走上高地,也走进了我们的梦。尽管机枪还在扫射,我们已听不见了,只听见心跳的突突声……我们看见了一个鲜活的女人,我们看见了一个偶像……”
  
  谢晋慧眼识“王芳”
  
   说到刘尚娴参演这部电影,还真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据刘尚娴自己回忆,当年的经过是这样的:“要拍《英雄儿女》的时候,我刚从电影学院毕业,正在拍实习作话剧《北京人》。有一天,在走廊里面迎面碰到了武兆堤导演,跟我擦肩而过,还回头看了我一眼。不一会儿老师就把我叫去了,武导演也在,大家坐在一起随便交谈,这次见面和谈话以后,中间好像又经过了一些挺复杂的什么事情,现在也记不很清楚了。
   可真正的幕后经过,并不像刘尚娴想的那样简单。事实上,当剧本完成之后,《英雄儿女》剧组就在全国范围内挑选演员,导演武兆堤和编剧毛烽不仅走访了在北京的文艺团体,同时也走遍了军队的总政、空政、海政、铁道兵、工程兵等歌舞团,但始终没找到“王芳”的合适人选。正犯愁时,导演谢晋带来了一个喜讯。原来,谢晋在电影学院办完事出大门时,迎面看见一位手提东西的姑娘从外面返回,凭着多年执导的直觉,他脑中立刻闪现出:“她不就是武兆堤要找的 ‘王芳’吗?”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谢晋马上来到毛烽的住处,进门便说:“‘王芳’找到了!”毛烽和武兆堤听了,二话没说就跟着谢晋直奔电影学院。因为擦身而过,所以连名字也没有问,他们只好挨个屋找 “王芳”。当他们走进一间女生宿舍时,看到一个姑娘正往床上放东西。武兆堤和毛烽眼前一亮,谢晋也看清正是之前看到的那位姑娘。三人向刘尚娴说明来意后,年轻的刘尚娴因为这个难得的机会也欣喜不已。电影拍完后,刘尚娴也如愿以偿地成为了八一电影制片厂的演员。
   见过人后,还得看她的演技。正巧,刘尚娴在曹禺的《北京人》中演一个小媳妇,毛烽和武兆堤连续四天来看她的演出,他俩发现刘尚娴的表演技能和她的气质、外形都与剧本中的王芳很相似。于是,就决定让她担纲主演“王芳”这一角色。随后,又从长影厂选中了刘世龙演“王成”,“王文清”和“王复标”分别由著名老演员田方、文斌扮演。
   尽管是第一次拍电影,没有丝毫的经验可言,但刘尚娴硬是凭着她的勤奋、谦虚好学和吃苦耐劳的精神,将自己变成片中地地道道的王芳,在银幕上演绎了一段感人至深的亲情故事。
  
  两个“王芳”情谊深
  
   刘尚娴参加《英雄儿女》拍摄那年才20岁出头,但还是有那么一股飒爽英姿的劲儿。多年以后,一次她看电视时,从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节目里得知王芳的原型——在石家庄市定居的原志愿军68军女英雄解秀梅身患重病,为医药费所困扰,难以进行正常治疗。听到这个消息,刘尚娴的心情很不平静,于是陪同《解放军生活》杂志记者专程赶到石家庄市,前去慰问这位志愿军女英雄。河北日报社记者听到这一消息,马上进行采访,于是在石家庄市的街头巷尾,纷纷“传说”王芳会见“王芳”的新闻。
   时隔几年之后,1998年12月间,刘尚娴从报刊中得知解秀梅已经病故的消息,感到十分惋惜。她到上海和巴金叙谈中,说起王芳这一形象,巴金老人说:“王芳不光是某一个人,她是抗美援朝那一特定时期的一个群体。”刘尚娴认为巴老的话是高水平的概括,但王芳的原型解秀梅确实是那个时代的楷模。
  
  《英雄儿女》电影的幕后
  
   《英雄儿女》电影的成功,靠的是多方面的努力。
   这部作品的原稿,完全是巴金老先生在朝鲜战场上泡出来的。虽然老先生没有真刀真枪上战场,可在朝鲜的那些日子,还真的是冒着随时被炸飞的危险奔忙在第一线。有一次他坐的车翻到了沟里,他在一条沟里浑身滚满了泥,最后才上了一片高地。回想起中学课本上巴金先生戴着眼镜、一副江南小书生的模样,以及 《家》、《春》、《秋》等豪门恩怨式的系列作品,怎么也无法和战场联系在一起。这段光辉灿烂的从戎史,反倒被大家忘记了。
   查了查,《英雄儿女》当年的演职员里好像还真没有让人跌眼镜的大牌,可不缺教父级的人物。从导演到摄像,再到一军一民两位老父亲,都是根正苗红“进城”前的老革命。不计年龄和学历的话,导演武兆堤都能称得上是个“海归”了。时至今日,让我们印象最深的,除了英雄王成之外,反倒是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刘尚娴扮演的王芳。一个面临毕业的学院学生,初出茅庐的孩子,圆圆脸大大眼,好看得很。演完电影就进了八一厂,按今天的标准,就缺点儿绯闻了。《英雄儿女》里有假唱,那是王芳的一曲《英雄赞歌》,空政歌舞团张映哲的原唱,刘尚娴不过对个口型,但情绪激昂,拍片的时候是真的和着唱过。然而当年不兴捧明星,虽然在全军会演中能受赏识,但张映哲的名字却和电影拷贝后面的演职员字幕无甚两样。
   如今《英雄儿女》已经伴随着一代又一代人长大,王芳这个名字也铭刻在了几代人的心里,刘尚娴这个名字也开始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电影主演的演员,几十年一直低调生活,没沾《英雄儿女》什么光。以现在的角度去看,习惯了没事找事自己跑上门来自我曝光的各色人等的记者,也许真的不太适应《英雄儿女》们的君子气度,就像真的英雄永远生活在大众心中一样。